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我也很想他 jyz32cdu

0 / 456

3661

主题

3661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049
发表于 2016-3-18 10: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入夜,街上霓虹流淌成一条蜿蜒的小溪,我顿在街角,看着手机上闪烁着爸爸的电话号码,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刚才,也就是一个小时前,我掀翻了他的麻将桌。那群跟他称兄道弟的男人,肮脏,猥琐,在我的家里制造出麻将声,脏话,烟雾弹,和收拾不尽的垃圾。它们像潮水一样汹涌在我的生活里,将我仅存的一点修养和理智湮没。爸爸的一巴掌很重很清晰地落在我的脸颊上,我嘴里有了血腥的味道,没有难过,我笑:你打死我,这个家只有你自己,那你真的是解脱了。   

  我接起电话,终于能够体会什么叫“如雷贯耳”:苏苏,你马上给我回来。声音又气又急,只会激起我更顽烈的反抗。我咬着牙说:做梦。然后挂了电话,想着爸爸此刻正在电话的那一端气得砸东西,竟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蔓延到四肢百骇。爸爸是恨我的吧。十几年前,我随妈妈去一个农家风景区旅游,我不懂事地乱跑,在一个很高的山坡上,妈妈没有拉住我一头跌了下去,山坡下都是凌乱的碎石头。而我却被一个人抱住,摔下去的时候,被紧紧地抱在怀里,竟然没受一点伤。   

  妈妈和救我的好心人被送到医院里,妈妈当天就死了。我仍然记得医院的走廊里,消毒水的味道泛滥成灾,我的眼前都是死亡的白色和撕心猎肺的哀号。爸爸从那天起开始酗酒,喝醉了就指着我的额头骂。你个扫把星。你个坏胚子。   

  北京去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我是个坏胚子。   

  可是,跟我有过节的田小逝说过,苏苏,你根本就做不了坏胚子。   

  我跟田小逝的过节要从两年前说起来了。那时候,我们还是极好的朋友,如果没有遇见那个眉目如画的男孩,也许会一直好下去吧。到现在,我只记得那个男孩太过好看,比我年长几岁的样子,每天早上去上课经过那个小公园,他都坐在花丛旁边,那里泼泼洒洒地挤满了五颜六色的月季。我经常远远地看着他,他的画板上总是一片热情似火的红。   

  像一片热情地触摸到天堂的绝望。   

  那些日子,因为迟到,我的名字像长在了学校的公开批评栏上,鲜红得刺目,让我想起那个男孩子画板上的红色,温暖耀眼。田小逝敲着我的脑袋说:“苏苏,你最近很不对劲哦。”我眯着眼睛装傻:“啊?有吗?有吗?”“你说谎就会眯眼睛。”田小逝揪了我的领子,自以为很凶地吼:“从实招来。”   

  田小逝是个外表如喜之郎果冻一般可爱的女生,最喜欢的明星是《流星花园》里的花泽类,与那个画画的男生如出一辙的清秀。   

  我说:“我遇见一个男孩,他每天早上都会在小公园里画画。”聪明如田小逝,有着猫一样灵敏的嗅觉和六亲不认的心。她说:“我也要去看。”   

  第二天,公开批评栏上,我和田小逝的名字极招摇地挤在一起。班主任老师火大地拿书戳我们的脑袋。田小逝只是笑,也不恼。   

  她不说,我也不说。   

  两个女生的心思密密地缠绕在一起,谁也不想退让,谁也不敢向前,暗恋的日子如寻麻一样疯狂地生长。终于有一天,田小逝说:“苏苏,我无法再等了。”   

  其实,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再等什么,田小逝比我多的,不过是勇气而已。   

     

  我远远地躲在公园门口,看见花朵一样的田小逝甜蜜地靠近,心一寸一寸地被撕扯,疼痛,呐喊:是我先喜欢他的!是我!   

  田小逝蹲下身子跟他讲话,他仰起嘴角来微笑,真TMD倾国倾城。我下意识地往后躲,表情狼狈,指甲掐疼了手心,有泪水想要汹涌,终于忍住。清晨的薄雾微微地湿了脸,我看了下手表,急匆匆地往学校赶,哦,要迟到了。   

  从那天起,我再没有迟到。   

  田小逝每天都很快乐的样子,如浸了水的豆子,越发地晶莹美丽,美丽得那么伤感。她问我:“苏苏,你喜欢童泽颜,对吗?”   

  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叫童泽颜,不过没有意义了。我摇头:“田小逝,我们是好朋友。”这句话说出来,我自己都矫情得要呕吐,如果童泽颜喜欢的是我,我管她什么田小逝。我会像公主一样骄傲地扬下下巴,扮成一只欠揍的孔雀。只是,如今,我只有朋友可以选择。田小逝说:“那,苏苏,你答应我,永远也不要再去看泽颜画画。我知道,你喜欢他,我了解你就像了解我自己一样。”   

  我嘴巴张了半天,只是“啊”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放学后,田小逝一脸神秘地离开,我坐在座位上将作业本狠狠地丝扯成一条一条的,夕阳薄暮如金,教室里渐渐地只剩下了呼吸的声音。越来越沉重,终于变成啜泣。   

  “冷血女,你竟然会哭啊?”   

白癜风能治了吗  我抬起来头,是周名扬,那个嬉皮笑脸的,语文作业最难收的笨蛋。她喜欢叫我冷血女,因为我总北京治疗白癜风哪间医院最好是毫不留情地把他的名字写得大大地交给老师,然后解恨地看他被叫出去一顿臭骂。   

  他有点慌乱:“你别哭啊,别人看见了以为我欺负你。”我开始小声地哭,眼泪如喷涌的泉,委屈一直一直蔓延开来,收不住。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才记得身边还有一个人,揉开哭红的眼,周名扬正站在窗户边,脚下的垃圾桶里盛了满满的碎纸。他的表情有点兴奋:“冷血女,你快去楼下,我有东西给你看。”   

  楼下是放学后打扫卫生的值日生还有玩闹着快离开的人。我站在楼下,昂起头,周名扬从四楼对我做了一个“V”字形的手势,夕阳给他微微模糊的轮廓镶上了一道华美的金边。   

  场上的女生开始尖叫,四楼的窗口,细碎的纸片像雪花一样飞扬下来,被风吹得很远,盘旋着,不肯凋零。这绝对是我看到的最美妙的一场雪。身边的女孩子捂着嘴巴,像是见了奇观一样,都是爱浪漫的年龄,亏他想得出来。   

  突然,不知道哪迸发出一句令人****的事实:“哎呀,我们刚打扫完的场!”   

  我忍不住“扑哧”笑了,浪漫的背后隐藏的危机就是现实。   

  我扭头看周名扬空空的座位,想象着班主任老师在办公室里口水狂喷地骂人,就忍不住地想发笑。笑完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毕竟周名扬是因为讨好我,才撒纸片破坏环境。   

  田小逝有点不高兴地说:“苏苏,你怎么能这样?周名扬很有可能会被记过的。”我撇撇嘴巴:“有什么关系,我又没请他这么做。”“他是因为看了你的一篇作文才这么做的……”我兴味地挑起来眉毛:“呀,你对他挺关注的,他看了我的哪篇作文你都知道。”   

  田小逝一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脸涨得通红,还是我不忍,软了口气:“我开玩笑的。”   

  “我知道,男生就是这么无聊,自以为很帅,苏苏你不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逛了这么久,何不进去瞧瞧!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