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李玲:新计划经济的必要与可能

0 / 172

403

主题

425

帖子

184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46
发表于 2017-5-16 19: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世纪70年代,不论对于信息技术还是经济学本身,都具有不平凡的意义。1970年,阿克洛夫(Akerlof)笔下的“柠檬车市场”,以简洁的笔法开创了信息经济学的时代,在传统经济学看似完美的理论大厦中打下了一个楔子。正如2001年经济学诺贝尔奖颁奖词所言,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不对称信息”的世界中,单纯的价格机制,再也不能如哈耶克那样自信地保证效率,基于价格机制的自由市场经济在实际运行中的弊端也逐渐凸显。从那时开始流行的“金融创新”(Financial Innovation)这个时髦的词语,最初的学术意义是通过设计出更多的金融产品,让金融市场更为完整和稳健,具有更为可靠的分散风险的能力。然而,现代金融市场上由价格所驱动的逐利动机,让人们几乎完全忘记了金融产品“分散风险”的最初使命。在追求投资收益最大化的激励下,金融机构为了在竞争中吸引投资者而采取的五花八门的资产证券化,无序的评级和资产组合分割,再加上高度的杠杆使用和投机性交易,正如雪山中一列飞驰而无法停下的列车,将整体经济风险的雪球越滚越大。教训之中,跨越百年历史的问题也更为凸显:自由市场的价格机制,果真能够跨越从个人决策到社会福利之间的鸿沟,实现当年帕累托所设想的“最优”吗?

  更为无可置疑的是,现代信息技术,尤其是基于Internet的网络技术之突飞猛进,更为上世纪的计划市场大论战带来了新的素材与猜想。Internet的诞生,对哈耶克眼中作为信息传递和润滑机制的价格体系提出了现实而尖锐的质问:信息的效率配置,一定要以显性的价格机制作为必要条件吗?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在一组完全由Internet的设计者以命令方式推行的协议(Internet Protocol)下,我们不需要任何传统意义上的价格,便能够在网络中轻而易举地生产和获得信息,从而实现信息资源的有效配置。尤为显得神奇的是,当一名非洲的农民通过网络向美国的农业公司网站寻求咨询时,他的计算机并非与大洋彼岸美国公司中存贮信息的某台计算机直接相连。相反,他的需求信息会在一定的规则下,在Internet如同政府层级般的服务器结构中层层向上传送,通过全球13台根服务器中的一台,再层层向下,最终传到目标地。在这样的过程中,各层次服务器通过统筹规划,决定不同的信息在各个节点传输的时间间隔和先后顺序,从而保证全球信息流动的通畅和资源配置的最优化。显而易见,在Internet协议下建构起来的多层次服务器结构,正如一个配置有序的计划经济国家一般,在统一的计划调控下,保证全球信息资源分配的效率化和规范化,并且不会存在因为人为计划调控而带来的传统计划经济弊病。不难想象,若哈耶克看到这一切,他该有多么惊异:对全球各地私人信息实现如此有效率的分配,竟然不需要任何价格体系,甚至还是通过计划手段来完成的!

  现代信息生产和处理的高效性正在为“计算社会主义”带来现实的可能性。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Bernard Shaw)曾有过生动的比喻:“你和我各有一个苹果,如果我们交换苹果,我们还是各只有一个苹果;但当你和我各有一个想法,如果我们交换想法,我们就都有两个想法。”信息时代的经济“信息”本身,已经成为一种显性的商品。而与苹果不同,信息商品的生产和交易可谓相互交织,合二为一;而正是现代信息技术的超越性,为计算机和网络全面代替人类手工进行高效而有计划的信息生产、交易和处理提供了充分的可能。更为重要的是,根据一般均衡理论,只要有一个商品市场能够在不需要价格的情况下正常运行,那么其他商品市场的价格也将变得不再有效。从而,现代信息革命在经济学思想史的空间中也同时被赋予了双重含义——它既为新计划经济的实施提供了核心支撑,同时也为传统市场经济中的价格理论提出了核心的挑战。

  信息化和信息技术的兴起,再次把科斯(Coase)的经典发问呈现在人们眼前:“市场的边界在哪里?”一度,由于集中化收集和处理信息的无效性甚至不可能性,基于价格机制的市场形态在当时的生产力条件下被认为是最能节约交易成本的经济运行方式。而2008年以来从国际金融危机,到欧美主权债务危机,到社会危机,基于价格机制的市场形态在生产模式、金融运作模式、分配模式等方面的种种弊端暴露无遗。人类无法不对市场经济中常常为人所回避的资源浪费与不公平问题进行重新审视。正如达沃斯论坛主席施瓦布先生指出的,经济危机凸显资本主义制度亟待改革,以往的传统决策模式已经不能适应眼下的新情况。

  诚然,我们不应该否认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中的低下效率与官僚意志,但对于传统计划经济,并非是计划经济的先天不足,而是受限于当时生产力发展水平。在信息处理能力以几何级数的速度不断增长的今天,基于现代信息技术的计划手段不仅在理论上具有了正当性,更以沃尔玛一般的现代公司治理经验而获得了充分的现实证明。不难期待,无止境的信息技术,同样将有可能使得更大规模的信息处理和经济计划成为可能,让计划经济的交易成本大大缩小,从而对市场与计划的结合问题提供更为理性的讨论基础。

  毋庸置疑,信息革命对现代人类生活和思想的影响,已经远远超出我们所能预期。信息化的口号与憧憬,也远远不止于买一台新计算机,或者建立一套电子病历。信息化,作为我们的时代最深刻的生产力变革,不仅仅将为人们对市场经济的全面反思提供视角,也必将为人类带来更具组织性和效率性的新模式:综合宏观计划和微观个人决策为一体,实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自由市场社会主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逛了这么久,何不进去瞧瞧!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