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外国小伙在中国农村种了80000㎡地,坚持不打农药,八年时间,他把滩涂地变成了黄金果园,连央视都找上门

0 / 456

9

主题

10

帖子

9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1
发表于 2018-1-12 11: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杨芳,你怎么回事,放着年薪50万的工作不做,要跟着你老公去农村种地?”

“是啊,你们家有你老公一个理想化就够了,你难道也有新农人的梦想?”……
直到现在,我的朋友们都还不能理解当初我放着高薪的白领工作不做,偏偏要跑去做农业的那股傻劲儿。
说起来,做农民真的很辛苦,不仅要自己捉害虫,施肥,摘果……还不断地遇到各种挑战,土壤肥力上不去,害虫除不尽……每一样都让之前没做过农活的我们感到困难到不行。

我和先生在果园除虫除草
但每到金秋十月,看到金灿灿的奇异果挂满枝头,心里头却又欢喜到不行。亲手摘下,轻轻咬上一口,甜蜜的汁儿就顺着唇齿一直甜到了心里。
突然想起了八年前先生打给我的那通电话,他从来不在我面前喊苦喊累,那一次他却说种地比他想象地难很多,艰苦的条件让他感到有些绝望。
忍不住回过头看他一眼,心想,还好当时我们都没放弃,才有了现在80000㎡属于自己的黄金果园。
每到丰收,我和先生俩人就傻乐傻乐的
我是杨芳,我的先生琴舟泽是韩国人,我们在广州相识,也一起在广州工作。
做农民之前,他一直做的是进出口贸易的生意,把国内的快销食品出口到韩日美三个国家。
虽然经商让我们的经济慢慢变得宽裕,但他不止一次地和我说起过想做农民的事儿,他从小在城里长大,但心里一直觉得,农民是非常神圣的职业,作为一个农民需要对自己食品的品质负责。
但他觉得农民又是很自由的,完成了种植任务,就可以过自己自由自在的生活,而这正是他向往的生活。

我和先生两人摘果子

一次和朋友聚餐的机会,他从朋友处得知,中国现在是可以租用土地进行农产品种植的,他一下子就兴奋了。
因为在韩国,想要当农民,是要买地种植的,价格太高,我们负担不起,但是中国可以租地种植,他突然觉得自己当农民的想法可以实现了。
拉着朋友进行了一夜的促膝长谈,又和我沟通了很久,第二天他就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一个外国人,拿出自己的所有积蓄,要在中国开始自己的绿色农业梦。


发起人接受中国CCTV《走遍中国》采访

一般有经验的农民,种植农作物会因地制宜,什么地方种什么,在种植之前一目了然,我和先生俩人都是门外汉,却很执着于周围的生态环境。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来到千岛湖旅游,一下子就被吸引了。目之所及皆是绿色山水的天然氧吧,处处透着干净清新的气息。
“要不,我就在这里做个农民吧”,他打趣似地说了一句,但我知道他是动了心。


山水围绕,良田丰沃
进一步了解当地的农业生态环境后,我们租下了当地120亩,也就是将近80000㎡的地。
而选择种植奇异果却只是因为我和先生都爱吃,我们想种植自己喜欢的水果,这样子劳作的幸福感会更高一点。


当我们签了合约,买好种植奇异果的设备,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困难才刚刚开始。 农业讲究因地制宜,千岛湖地区虽然已有不同的农业形态,但不见得适合猕猴桃生长。于是我们请来了一个农业博士,实地考察这里的种植条件。 在对水分、气候、表层土壤等各个方面进行严格检测后,我们发现大部分条件都十分适合,但土壤却不行。
一锄头下去,底下全是石块,大的小的都有,别说肥力了,根本连合适种植的土壤都没有,全是松土和石块。



当时,我先生的心情就是绝望,不懂农业,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又请来农业专家请教方案。
农业专家看了看,提了两个选择:第一:抛弃这个地方,如果抛弃的话,那之前投入的钱就全部打了水漂;第二:继续在这里种植,但是却要花时间培育土地,养肥土壤。
这件事,让我先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农业这件事过分理想化了,他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形势并不好,遇到了大困难,但我知道他没有说出口的是不甘就这么放弃。


既然心中依然有做农业的梦想,我想他就一定能做好。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辞去了当时在广州年薪50万的工作,回到农村,和先生一起做起了农民。



整整三年时间,在没有收入保证的情况下,我们唯一在做的事情就是培育土壤。
好不容易拣完了石头,发现更大的问题是土壤没有肥力,听取了专家的建议后,我们在地里种上了绿肥,还使用羊粪来增加肥力。这个过程,每年都要投入15万到20万左右。
而土壤培育的工作我们一直都在进行,保证土壤肥力在一个较高水准上。


经过培育后,良好的土壤肥力让我们拥有了种植高品质奇异果的条件,我们最终选择了三个品种进行种植。
其中佳金、海金是韩国专利产品,我们是国内首家种植这两个品种的果园。还有一种黄金果,著名的新西兰优质品种。 佳金VC含量更高,海金糖分更高,黄金果则以类似果冻的软滑口感见长。三个品种各有特点,但种植方式都是相同的严苛要求。



“天然有机肥”是很多种植基地拿来宣传的卖点,但能做到完全不掺假并不容易。我们所有的肥料都是从散养的养羊养牛场一车车拉来的。牛羊以草或者玉米秸秆为食,所以出来的肥料是真正的有机肥,不含任何抗生素。
收购肥料

化学药剂杀菌很普遍,我们则采用传统的土方法。我记得以前家里还有菜园的时候,妈妈用土灰往上洒一下就能杀菌,根本不需要农药。所以我们果园主要用的就是生石灰杀菌法,山上的杂草杂木燃烧之后的灰烬就足够用了。

虫害对农业来说似乎是个无法根治的问题,完全把虫子杀死是不可能的,毕竟我们的果园周围还有其它蔬果基地。为